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再相逢的激情
再相逢的激情
昏黄的灯光,没有阖上的窗帘,从窗外洒入一室的月色,在这个布置雅致的卧室,鹅黄色的壁纸让整个房间显得温暖,而梳妆台上的镜子反映出在一张大的离谱的双人床上交缠的两个人影,更是让房间的温度上升了好几度。

  有着宽厚背肌的男人,汗水不停的由身体各处冒出,本来服贴的头发也狂乱起来,随着身体的律动,向四方散射着汗水,而结实黝黑的臀部不住的上下起伏,两只大手更是不停拨弄着那与他身体合而为一的女体,雪白胸膛上的两点嫣红,从他腿部肌肉的紧绷,可以看出他用出了全身的力量。

  而与他重叠的女体,面孔艳丽得叫人惊心动魄,却双眉紧皱,像似不堪如此的激情满灌,然而嘴角隐约的上扬及不堪一握的蛇腰若有似无的迎合,让人知道这是一个痛苦的享受。

  房间中的音响放奏着悠扬的交响乐,为这个不停的动着却无声的画面,配上最适合的衬底音乐。不,在悠扬的乐声下,仍然可以听见男人像狼狗一般的喘息声、女人不知所谓的低喃、呼喊,更仔细一点的话更可以听见噗哧噗哧的空气挤压灌入的声响以及啪啪肉与肉互相碰撞的声音,为这个宁静的夜晚加添无数了热闹。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根本不在乎时间了,慢慢的男人的上下起伏减缓了,却像是刚从几百公尺的深海中冒出来,呼气越来越大口,一股热流由身体的下腹处,沿着男人自傲的特徵,向着女体神秘地带的最深处而女体自一次又一次的失去知觉中,又一次次的感受到身体内期待着更猛烈的冲击,最後,像是心有灵犀的默契,从他身体上的微妙变化,察觉到该是时候了,她放松的接受他全部的给予,那麽真实而实质的充满。

  ※※※※※

  从他进入大厦的那一刻起,他已经将所有的精神放入了新一天的工作中,从阳明山到台北东区王氏大楼的路上,他把握着行车的时间,迅速阅读着各大报财经版的重大消息,司机老张平顺的驾驶技术,让他一点也没有感觉到颠颇的不舒服。

  他就是王氏企业的总裁°°王世光,身价超过百亿,却只有三十五岁,一百八十二公分的身高,有着运动员的身型,穿着剪裁合身的西装,他不是唇红齿白的白马王子,然而刚毅的五官配上挺拔的身型,满溢的男子气概却更叫无数少女崇拜。

  他和妻子赵秀媛结婚五年,一直鹣鲽情深,是上流社会的模范夫妻。赵秀媛的气质高雅,面容姣好,身材更是玲珑有致,尤其她是跨国企业智源企业赵董事长的独生女,从小就是天之骄女,这麽的一对郎才女貌是人人称羡不已。

  度过了忙碌紧凑的一天,晚上还要参加市长邀请的晚宴,因为中午秀媛打电话通知身体不舒服,不能陪同世光出席,所以世光只好邀请林秘书一起出席。由於世光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场合,因此打算在市长致词完,和市长敬一杯酒後,便先行离席,但是却遇到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踏入了凯华大饭店豪华的大厅,王世光风度翩翩的与其他宾客寒喧交谈,在市长到场致词的时候,世光与林秘书静静的坐在一旁,享受着侍者端上来的鸡尾酒,也许是因为大选年快到了,台上的市长滔滔不绝的陈述着他种种的政绩,世光无来由的烦躁了起来,他改变了原来的计划,向林秘书微做示意,便起身准备先行离席。在两旁的门房一百八十度的鞠躬恭送下,世光步出了饭店的大门,轰一下街上所有的热气迎面扑来,这正是一个标准的台北七月闷热无风的夜晚。

  有时候,人生就是充满着巧合,在世光与林秘书等着张司机将车子从饭店的地下停车场驶出时,从眼前走过一个令世光熟悉的身影,是她,一个令世光难忘的女子°°十七年前的夏天,王世光十八岁,台北的六月已经让人热的受不了,即使学校的课程已经结束,他却仍然必须为着大学联考,每天奔波於补习班与家里,还好有了李芷慧,这样郁闷的日子才不致使得他发狂。

  李芷慧有着一头浓密的秀发,透明紧致的肌肤,慧黠而富於表情的双眼,尤其是有一张挑动而饱满的唇,而遗传的修长身材,与丰实浑圆的曲线,少女的青春气息洋溢在她的一举一动中。芷慧是世光的同班同学,他已记不得他们是如何开始交往的,一切都好像自自然然的发生了,连那一件事也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当世光挽着芷慧走入那间在补习班隔壁巷子的一间简陋的宾馆时,他的心情是紧张又兴奋的,他戒慎恐惧的与柜台服务生交涉着,尽力的稳定自己的语调,他竭力的装着自然,但是身旁低着头的芷慧微微颤抖的身躯,那一份的窘迫,却像是从两人挽着的手臂传到了他的身上。

  当进入了房间之後,也许是因为这是双方期待已久的事,在刚开始的一段尴尬之後,世光开始解下芷慧身上的束缚,他的手笨拙而生涩抚摸着芷慧滑如绸缎的肌肤,当他的唇接触到芷慧饱满而湿润的双唇时,舌头也迫不及待的探索着,他的男性特徵随着欲望的高涨不住的膨胀起来,小小的内裤已经困不住将出闸的猛兽,当世光褪下身上最後的遮蔽时,他的男性特徵绷一下的弹跳而出,表现出无穷的劲道。它高耸的直立着,黝黑的外表而前端有着香菇般的形状,因为充血而泛着紫红艳丽的颜色,开口处已经渗出透明黏稠的液体,它就是一只巨大的怪兽。

  世光的唇不舍的离开了芷慧的小嘴,经由喉咙滑下了高挺的双峰之间,这样的一对丰乳,有着令人窒息的曲线,那两点粉红因为世光的舌头抚弄而坚挺,他一圈又一圈的含弄,更发出了啧啧的声响。顺着自然生成的曲线直下,终於到了神秘的三两片细致有着致命吸引力的女人另一张唇,芷慧的身躯难以察觉的颤抖了一下,也许是触电一般的感觉。不一会,就春潮泛滥,那神秘地带的核心,恰似蚌壳里的珍珠,泛着耀眼的光泽,世光的舌头来回上下的滑过拨弄,珍珠因为唾液的滋润显得更肥美更鲜明。

  该是时候了,世光挺着他的骄傲向神秘地带的深处探索,虽然碰到了一点阻碍,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的决心,他规律的深深浅浅的冲刺着,或许该说是捣着,一边在芷慧的耳边倾诉着爱意;而芷慧从一开始的疼痛惊呼,渐渐地转成四肢麻木,脑部麻痹般的呼喊,将她感受的愉快宛如诗歌的高喊出,双腿也不自觉的夹上了世光的腰部,扭动着身躯自然的配合着他的规律。

  就这样过了十五分钟或更久,世光忍不住的向芷慧喷发出所有的爱意,而芷慧也毫不保留的全部接受。在床铺上的汗渍及斑斑血迹留下了他们到过天堂的证据。

  就像是自自然然的开始,在世光与芷慧考上分隔遥远的南北部大学时,时空的间隔,也自然的使两人就这样的结束。而所有的一切,就被埋入最深层的记忆中,但是偶尔不经意的回想,却仍然是那麽的甜蜜。

  十七年的光阴就像是急速压缩在十秒钟的时光中,世光刚从回忆中返回,那熟悉的身影已经从他面前走过,是她,他曾最挚爱的李芷慧┅┅世光快步走上前,叫唤着芷慧的名字,芷慧回过身来,看到久违了的世光,有着一瞬间的惊愕。世光仔细的看着她(她变了,从清纯变得艳丽、成熟妩媚取代了青春气息,身材也更玲珑有致了,以前的她是个青涩的果子,现在却像是熟透了,那麽的令人垂涎欲滴。),略显激动的询问起芷慧的近况,但是这个时候老张已经将车停在眼前了,所以世光只好跟芷慧互相交换名片,约定明天晚上要好好的聚一聚。

  在先送林秘书回家以後,世光回到了位於阳明山的家,秀媛因为不舒服已经就寝了,佣人也都先回去了。世光先洗了个澡,但是等躺在床上时,他还不能平复今天见到芷慧时,那种复杂、又惊又喜的情绪,所以辗转反侧,一夜失眠。隔天整个白天,世光的注意力一直不能集中,从中午约了芷慧之後,他发现自己一直期待着与芷慧约会时间的到来。

  下班後,世光下意识得不想让老张知道他的行踪,所以自己开车到约会的地点°°福悦大饭店的餐厅。芷慧已经先到了,她穿着粉红色的一件式针织背心,再搭上同款同色的外套,一件紧身的皮质短裙,包裹住修长的双腿,将头发简单的绾上去後,很简单俐落,而又不失女人味。

  他们从一开始的稍嫌陌生,渐渐地也许是餐酒酒精的发酵,开始融洽的述说着各自的境遇。随着时间的过去,两人都有点微醺了,世光觉得以往的感觉又回来了,他深情凝视着芷慧的眼睛,将他的热情直接传导给她,两人已不需言语便往饭店楼上的房间走去。

  这是一间有着鹅黄色壁纸的房间,房间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极有情调。里面的摆饰很简单,一组沙发,靠墙壁有着大镜子的梳妆台,以及一张大的异常的双人床。世光将窗帘拉开,让皎洁的月光透进来。

  这时芷慧脱下了身上的外套,她举高粉嫩的双臂,以白皙的细腰为中心,性感的摆动自己的臀部,眼睛流露出大胆诱惑的神情,慢慢的将高举的右臂抚摸左臂再往身体的中心移动,用细长的手指轻轻的,像是一个不经意的动作,滑下了高挺的双峰之间。世光按捺不住的将手指深入她後侧的发中,用力的将她往自己的方向拉近,他覆盖上她的唇,先是轻柔如云雾般,而後贪婪的用舌头纠缠着需索着更多,另一只手则轻轻的爱抚着她的臀部。

  他猛然抱起了她,让自己坐到沙发而让芷慧跨坐在自己的身上,嘴唇亲吻着她的耳根,闻着淡淡的幽香,一边用手解开她的钮扣,取下她的上衣及胸罩,再慢慢温柔的沿着她的腰到臀部之间,拉下她的短裙,用手拉着内裤,一点一点的往下脱。到了芷慧身上的遮蔽全部不见了,世光抱起卷曲全裸的她,向梳妆台走去,他将芷慧轻轻的放在梳妆台上

  这个时候的芷慧已经湿了,下体的毛发紧贴在身上,世光把芷慧转过身去,芷慧整个的下体就这样暴露在镜子前,世光的双手抚摸着她的下腹部,慢慢地用手掌整个罩住她的阴部,手掌彷佛感受到从阴部袭来的热气。世光用着食指与中指画着圆圈般慢慢的给予刺激,并且轻轻的夹起阴部的核心,更进一步用手指插入深处,在里面用力的搅动。在手指沾满了密汁後,世光将手指抽出,却像是恶作戏似的拨开芷慧身上两片的另一张唇。

  芷慧透过镜子的反射看到自己的媚眼如丝,阴部的翕张,加上世光在耳边的微微吐气以及轻声的喊着「贱人,我要你」,这种淫靡的气氛,让她更是沉醉,室内的温度也更升高了┅┅

  芷慧不堪世光的猛烈攻击,她反击似猛力的将世光推倒在床上,她饥渴的舔噬着肌肤的每一处,用狂野的吻表白自己焚身的欲望。世光的阳具在内裤中早就绷得难受,芷慧轻巧的脱下他的内裤,世光的阳具便劲道十足的高高挺立,她慢慢的由大腿内侧亲吻,一直延着阳具上暴凸的筋,直达伞状张开的龟头。

  芷慧一只手上下抽动炙热的阳具,感受到血管流动时阳具微微的跳动,另一方面用嘴巴不停的吹舔吸吮,以舌头轻舐龟头的开口或用贝齿轻咬;或者用另一只手的五指握住龟头,以手掌心不断的轻压圆转地施加刺激。接着进一步俯身用着坚挺硕大的丰乳将世光的阳具夹在双峰之间,用双手在双峰的外侧挤压搓揉,压迫着阳具,由於世光的阳具已经沾满了唾液,一不小心就从双峰间滑出,芷慧仍不厌其烦的将之抓摆入双峰之中。

  不一会儿,世光已经快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一股热流在下腹部蠢蠢欲动。

  世光赶紧起身,稍微冷静一下,然後再仰躺在床上,芷慧则扶着世光的阳具,张开双腿,藉着爱液的润滑,让世光的阳具顺着滑入胯下的花蕊中,直达深处。

  这时芷慧浑圆巍颤的双峰,没有任何掩饰的呈现在世光眼前,他的手指在她坚挺的粉红画着圆圈,而後整个手掌覆盖於其上,温柔的揉捏。芷慧则藉着臀部的上下,享受着世光的冲击。

  过了一会,世光让芷慧上半身俯卧紧贴在床上,下半身屈膝高抬起臀部。然後从背後将阳具插入,藉着双腿及臀部的力量,前前後後、深深浅浅的做着活塞运动。当然,手也不会闲下来,一下子抚摸或拍打芷慧浑圆雪白高耸的屁股,一下子环绕着腰部从下方刺激着她的花瓣。

  当然世光的技巧不仅於此,抽插一阵子之後,世光将芷慧的身子翻转过来,再从正面插入,双手紧抱起芷慧的身躯,让她坚挺的乳房紧紧地压迫着结实的胸膛,抖颤的乳尖在胸膛滑过的感觉,带给世光异常的快感。然後世光放下了芷慧的上半身,让她平躺在床上,但是世光的阳具依然不间歇的继续捣插。汗水不停的由身体冒出,随着身体的律动,结实黝黑的臀部不住的上下起伏,两只大手更是不停拨弄着那与他身体合而为一的女体,雪白双峰的乳尖,透过腿部肌肉的紧绷,用出了全身的力量。

  芷慧由世光温柔热切的低语与安抚的吻,慢慢的扭动自己的身躯。世光欣然的接受了她的暗示,加快了契合的频率,加速她不住的低吟进而高声呼喊。

  就这样过了许久,芷慧泄了又泄,世光的阳具感受到炽热的包围,猛力的抽插使得龟头与阴部内部的皱摺剧烈的摩擦,阳具像是不断的被吸进去。世光终於忍不住,一股热流从下腹部顺着阳具随着臀部及双腿肌肉的放松,向芷慧阴部的最深处喷发而去,世光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经过了一场大战,芷慧带着满足的笑容,全身是汗的在床上休息;而世光却一直冷静不下来,他发现经过如此的亲密接触,年少时的感情又全部回来了,他的脑中不停的思索,是不是要再和芷慧在一起,再一次重温往日的甜蜜感情;但是想起与秀媛五年的夫妻情感,以及秀媛的家世对於他事业的帮助,他不禁犹豫不决了。世光举棋不定的游移在与秀媛现在的生活以及与芷慧再一次的重新开始新的感情,创造新的生活。

  终於他下定决心了°°他在芷慧耳朵旁轻声说着「我们再来一次」

【完】